当前位置: 主页 > 英国国家美术馆 >

伦敦国家画廊开馆了里面藏了哪些宝贝?

时间:2020-09-09 05: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熬过了疫情最严峻的几个月后,巴黎卢浮宫于7月6日回归了,伦敦国家画廊也在7月8日重开。在家憋了三个月有余的欧洲都市文青们,已经做好去画廊/博物馆浪的准备了。 伦敦国家画廊除了每个周五从早上11点到下午9点, 其它时间一律是早上11点到下午4点开门迎客

  在熬过了疫情最严峻的几个月后,巴黎卢浮宫于7月6日回归了,伦敦国家画廊也在7月8日重开。在家憋了三个月有余的欧洲都市文青们,已经做好去画廊/博物馆浪的准备了。

  伦敦国家画廊除了每个周五从早上11点到下午9点, 其它时间一律是早上11点到下午4点开门迎客。

  1824年,英国议会下议院同意支付5.7万英镑买下银行家John Julius Angerstein的一批38幅画作收藏,开启了这个公民共同拥有的国家画廊。

  按照英国国家统计局物价指数分析,1824年的100英镑相当于2020年11050.91磅的购买力。

  看清了,是110倍+的通胀率,这么换算下来,196年前由议员代表做出决策的5.7万磅的公共艺术品支出就相当惊人了,也反映出英国民众在满足基本物质需求后,对精神文化生活的强烈渴望。

  伦敦国家画廊在赞美与批评声中不断发展,今年迎来了她的第196年对公众开放的服役年,没想到,新冠病毒让所有专业人士,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离开了111天。

  这段闭馆时间远超二战时期的关闭时间,当时,在炮火硝烟中, 国家画廊也只关闭了2天而已。

  英国国家画廊选址定在特拉法加广场,当时的考虑是便于富裕阶层从西伦敦乘马车前来参观,同时也照顾到经济条件不那么富足的工人甚至是贫困艺术爱好者可以徒步从东伦敦来参观。

  伦敦地图与特拉法加广场与英国国家画廊位置,制图:孙绿,下图来自:Jed Leicester / Shutterstock

  特拉法尔加广场,英国伦敦著名广场,坐落在伦敦市中心,东面是伦敦城,北接伦敦的闹市索荷区,南邻白厅大街,西南不远是白金汉宫,适中的地理位置和美丽的广场建筑,使它成为伦敦的名胜之一。上图为从国家画廊看向广场,下图为从广场看向国家画廊,图:Wikimedia Commons

  国家画廊的选址满足了社会各个阶层对文化生活的追求与需求。自建馆以来,免门票,地处中心区域,方便出行,长时间的开放时间,都确实体现了国家画廊为公众服务的核心宗旨,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笔者与伦敦国家画廊打交道多年,今天打算给大家介绍几样与画廊相关也是我心中最珍爱的作品。

  当前北半球正经历如火如荼的夏季热浪,院子里阳台上的向日葵也在攒足了劲的绽放阳光给与他的耀眼光芒。

  来到国家画廊,家喻户晓的梵高向日葵是必看作品,即使你来得很早,排队等待的时间往往也多过驻足观赏的时间,当然,由于陪你一起排队的人往往有共通的话题,并兼备各种不同的身份背景,边等边聊可能让你收获更多。

  那么,梵高的向日葵是不是向日葵花朵越多越值钱呢,这一直以来就是票友们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话题。

  伦敦国家画廊的那幅向日葵的全名是《向日葵-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这种有15朵向日葵的梵高画作共两幅,另一幅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由于梵高生前名气不如身故以后,所以他创作期间也少了外界的批评和干扰,其作品的独立个性也就得到了极致的彰显,不要忘了,梵高的《向日葵》系列作品可是友情和感恩的代表作哦。

  注意,现在去看梵高的15朵向日葵的时候,要戴上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如有身体不适,或同住的人有身体不适,请延迟参访,馆内各处都有免洗消毒站,厕所和公共设施区域的保洁频次增加了,员工配备了防护用品含口罩,手套和眼罩等。大家无需担心。

  伦敦国家画廊重启当日,谷歌涂鸦的主题是纪念意大利巴洛克画家,阿尔泰米西娅·线),这一主题配合了英国国家画廊原定于2020年4月4日起举办的“阿尔泰米西娅” (Artemisia)大展,因受疫情影响展览延期。

  这是一位在国內鲜有人提及的天才女画家,其传奇人生和卓越画作,是400多年前的时代缩影。

  阿尔泰米西娅12岁丧母,她的父亲是卡拉瓦乔的追随者,因为没有子嗣,又想继续传承绘画家风,便带着女儿从小在工作室作画,后来父亲为女儿聘请了私人绘画教师。

  不幸的是,阿尔泰米西娅18岁被她的私人绘画教师强奸,为了走上法庭,她忍受了七个月的重重折磨。

  尽管路途多艰,她仍以女人的身份,突破重重困难,在那个时代做到名利双收(她的赞助人来自欧洲各地皇室贵族,包括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和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等)。

  她的作品以强大的女性角色而闻名,今天说起来就是女汉子风格, 饱含生命力,甚至含有复仇般的暴力感。1970年代的女权主义运动和2018年的Metoo(我也是)反性侵运动,推高了人们对其作品的再度关注。

  阿尔泰米西娅最著名的观点是:你会在一个女人的灵魂中看到“凯撒精神”。可以说,她是她所处时代的勇士,在写给她的佛罗伦萨情人弗拉切斯科·玛利亚·马林吉的信中,“我爱你的灵魂,也爱你的身体”。

  2018年,伦敦国家画廊以36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了她的力作《亚历山大圣加大肋纳自画像》,成为该馆2300幅馆藏作品中为数不多的20幅女性作品之一。

  在这幅自画像中,基督教殉道女圣加大肋惨遭酷刑,刑具是带有铁钉的轮子,阿尔泰米西娅手中握着一片残损的轮子。

  如果我们了解作者为了向法庭证明自己证词属实时所受的夹指酷刑,就不难产生联想,她的表情平静而克制,眼神里则是责备和挑衅,一幅画,道尽女性曲折内心,一直盯着这幅画就会被她带回17世纪。

  阿尔泰米西娅以高超的绘画叙事能力,超越了时代的束缚,也超越了社会对女性身份的束缚。法德意联合拍摄的1997年的爱情电影《雅蒂米丝亚》,就以纪传体形式讲述了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的传奇人生。

  她的父亲没有儿子继承自己的绘画艺术,当时的女性也被禁止画裸体人像更无法进入艺术学院,光是进入这个行业对她来说就困难重重。

  电影中人物立场与维基百科的记录有所不同,这也增强了人们的猜疑和想象,这令人咂舌的传奇故事究竟是真相还是艺术渲染?电影海报上她的双手被绷带捆绑,这些寓意只有在了解了她的生平后才能产生更大的共鸣和共情。

  法国导演Merlot说:“我不想把她表现为一名受害者,我要将她展现为一位掌握自己命运的现代女性。”所以到底是阿尔泰米西娅做到了,还是现代人借此做到了?

  每年的5月8日是世界微笑日,也是以红十字会的创始人亨利·杜南(瑞士商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生日来命名的。

  这一天,无论在室内还是室外,有人相伴还是无人陪伴,人们都可以拿起手机,微笑面对自己,记录下自己和他人的美好时光。

  但是,在伦敦的国家画廊里找到一副满脸笑容的17-19世纪的画作却是一番难事。当时的自画像只有两个风格,一个是职业性的严肃面孔,另一个是不在乎别人看法的smirk。

  什么是smirk?这是一种非常微妙,有些复杂的面部表情,可以传递任何情绪符号,如产生兴趣、屈尊、调情、渴求、乏味、不自在、心满意足、略显尴尬等等等等。

  这其中,嘴部的线条常常引起争议,微妙的处理使得严肃表情和诡异表情之间令人难以揣度。难怪蒙娜丽莎的微笑如此诡异。

  smirk,有人说神秘,有人说费解,有人说难以捉摸,要站在卢浮宫长长的队列和嘈杂的人群中去捕捉16世纪佛罗伦萨的微笑更是难上加难, 她的魅力当然经久不衰。

  从十七世纪以来,如何笑,笑容的分寸都成为西欧社会区分社会阶层的标志,无论在绘画表达上,还是社交生活中,只有穷人,酒鬼,智力发育不全的人,戏子演员才有开口大笑(open smile,broad smile)的“特权”。

  当然,对于穷人而言,也无需担心大笑会暴露自己惨遭蹂躏的牙齿,那时候的糖是奢侈品,只有富人才有获得一口烂牙黑牙的特权。

  身份高贵的人通常都木无表情,不仅要笑不露齿,为了保持自己与时代精神面貌一致,连微笑也“不允许”,更别提把微笑搬上画布,让后世的人来评说,来八卦。

  当然,要金主当模特保持数个小时甚至数日的微笑也是一件极富挑战的要求。最重要的是,委托画像的人如果看到肖像画中自己的笑容,难以接受,或者说,拒绝付款!

  所以当时对肖像画的评价不是把握精微神态之妙,而是记录其恒定的道德形象。幽默健谈的亚伯拉罕林肯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我们记住的永远是表情凝重的读着《葛底斯堡宣言》的林肯。

  作为画家,可以捕捉到教皇的熠熠神采而不失神圣庄重就是当时的莫大荣耀了。

  世风变换,18世纪法国大革命前夜的新古典主义女画家,伊丽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 Vigee Le Brun)的作品为伦敦国家画廊带来了一抹清风新气象,启齿而笑,首推她那美丽高雅的自画像。

  以今天的职业对标,可以说,她是一名前卫而引领时尚的女摄影师,她善于让绘画模特摆出自然的坐姿。

  伊丽莎白师从克劳德.约瑟夫.韦尔内,是他鼓励伊丽莎白向自然学习,向大师中的创造者即造物者学习。

  她父亲的艺术家朋友让-巴蒂斯特·格勒兹给出的建议也成全了伊丽莎白为女性绘画的绝招,就是在女性的衣着上下功夫,浅色围巾、白色真丝、蕾丝,飘逸而通透,运用遮瑕技巧与光的组合获得独特的肖像画效果。

  伊丽莎白牢记这一点并形成独特的洛可可加新古典主义画风,她笔下的人物,自然柔美,不粉饰,不矫饰,一生共有约900幅绘画作品。

  其中600多幅是人物肖像画,仅为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在法国大革命发生后被称为赤字夫人)的肖像画就达30幅。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Marie-Antoinette, Queen of France )(1755-1793)

  因为在画布上公开画出了面露笑容的人物肖像,勒布伦夫人掀起了一场“微笑革命”。因为这份微笑事业,她在动荡的法国大革命期间流亡那不勒斯、维也纳、圣彼得堡时,依然是各地王公贵族的座上宾。

  她的作品除了伦敦国家画廊有藏品,也被卢浮宫、冬宫、大都会博物馆等顶级博物馆收藏,最终她以84岁高寿离世,可谓颇为令人艳羡的一生。

  在国家画廊的以艺术形式展示的历史画卷里,那些貌似与普通人不相关的,无用的艺术努力与卓越成就,正在不断被观众熟悉和认可。或许是以上的画家和作品,或许是其他,这里总会有一样东西,令你心潮澎湃,令你心有所动。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度贴吧——全球最大的中文社
服务评价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投诉建议
版权所有: